空闲「水门班」

*会有bug

  波风水门是个好人。
  

  他家道从容,生活闲适,安排好了玖辛奈肚子里鱼板小子的未来之后手上还余些闲钱,他便将每一分都当成积蓄存进了一个属于这个家庭的账户里,从右往左数一共有七个零,他当时二十四岁,年轻有为。
  

        他也无疑是疲惫的,这个时代迫使他不得不用整个青春去换取他太平的中晚年,后来他的时间变得充裕,不愁于生计总是如此。他拉扯大了他两个最麻烦的学生,待他再次观望灰色的天空,他的蓝眼睛已经不再能分辨怖鸽是否获安,他觉得天际尽头出现了一些迷惘的粉红色,时间像一把带着湿润泥土香气的刀将他...

风度「obkk」

*ooc
*短
*走评论链接

至两位年轻的绅士。



内轮带人对六代目要携若头微服私访内轮家门的事充耳不闻,他随心所欲惯了,又无人愿不顾闲暇来拘束他,因而照旧明晃晃地躺青山傍卧水。直到皋月披着家服的旗木家人托“朱”送来白花花的信柬,才一副恍如隔世的模样木讷地收起行当。届时,他手边仅有一杯冷去的番茶,水汽像杯壁上凝着些冷雨,茶客则像一阵湿烟,顶着那个不明朗却又家喻户晓的响亮名号,消失在人潮尽头。

从花街传到僻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“内轮鸢”。

人们口中的内轮鸢埋下一座城,又关了所有灯,传言他不信人间离散,也不信疯魔仅存他心中。于是他拾起刀,蓄起发,用细荨麻编弄了一根能束起内轮家黑发的绳,杀人如爇。屋内没有火、烛、萤虫,一众缄口不言的做派实在让人...

唔,试试看
我能不能写到那么多吧

Lovino—成人ADHD患者流离:

……等等Σ( ° △ °|||)︴50赞是指全都要爆吗?

今天去国际饭店买蝴蝶酥。
【你们这儿有糖尿病人吃的,无糖的蝴蝶酥吗?】
【诶呦不好意思,没有了,我这就吩咐后边给你去做】

上海雨夜

© 安庆者也 | Powered by LOFTER